桐山涟为什么不火

桐山涟为什么不火

少用则助壅于上,多用则峻补于下,以人参一两,少加升麻,一服即愈,所谓塞因塞用也。又黄肿多有虫与食积,有虫必吐黄水,毛发皆直,或好食生米茶叶之类,用使君子、槟榔、川练、雷丸之类。

头目青黑,额上汗珠不流,眼小目瞪,痛不在疮处者,伤经络也,并不治。其浮而外者,循腹上行,会于咽喉,别络唇口。

口苦无皮,中气虚热,清热补气汤。肝火郁甚,用黄连、龙胆草等苦寒直折,火愈郁愈烈。

春月寒湿郁遏,清阳不得升,火伏下焦,浮而躁热,虽在阴室中亦汗出,壮火食气,困乏懒言,以麻黄复煎汤,渐渐发之,令寒湿去,阳气升,困倦乃退。疟疾往来寒热,邪在少阳也。

今乃以渐上犯,则邪盛阳虚可知。或曰∶虚火既不可用寒凉,是有火之名,无火之实,故景岳诸公直谓之非火,子何訾之乎?

岂必下尽二十五节乃始上行乎?故不论兼有何脉,皆不离弦之一字,以弦乃少阳脉也。

Leave a Reply